创新自贸区准入模式助力外贸稳增长广东银监局引领辖内银

  今年4月是广东自贸区正式挂牌一周年,在这一年时间里,广东银行业发生了哪些变化?广东银行业如何利用毗邻港澳这一优势,更好地服务自贸区乃至“一带一路”建设?2016年4月7日,在中国银监会第37场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广东银监局党委书记、局长王占峰公布了一组数据。
  创新自贸区准入新模式
  该组数据显示,广东自贸区(不含深圳前海片区)挂牌一年来,新增法人机构1家、分行20家。截至2016年3月末,广东自贸区南沙、横琴片区共设立了5家法人机构、22家分行、25家中外资银行支行、1家外资银行代表处。特别是在对外资银行的准入方面,广东银监局根据CEPA(《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框架下《内地在广东与香港(澳门)基本实现服务贸易自由化的协定》,稳步推进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港澳银行业管理模式,这将为该模式今年推广至全国提供一个标准样本,积累可复制经验。
  在广东银监局的积极引领下,一年来,辖内银行业以自贸区为平台踊跃开展业务创新,已有多家银行实现跨境人民币直贷、跨境人民币资金池、粤港澳多币种同城支付等创新业务落地。中行、农行分别成立了“南沙全球金融服务基地”、“粤港澳跨境业务创新基地”;中行完成了国内首笔贸易融资资产跨境转让业务,浦发、平安、招商率先开展了离岸业务。目前,辖内银行机构已为广东自贸区南沙、横琴片区银行授信1000多亿元,贷款余额400多亿元,撬动相关投资1700多亿元,有力支持了临港工业、物流码头等重点项目建设与发展。
  一直以来,在金融领域深化粤港澳合作是广东改革开放、先行先试的重点内容,对全国都有着样本意义。而广东自贸区一大亮点和重点任务,就是探索对港澳更深度的开放,建立“宽进严管”的市场准入和监管制度。在最新签署的CEPA协议中,也明确了广东与香港、澳门要率先基本实现服务贸易自由化,探索 “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外资管理新模式。这种模式实际上就是“宽进严管”要求的具体落地。
  对此,王占峰表示,仅有“宽进严管”的新模式还不够,还要建立与之相适应的监管制度和工作流程。目前,针对自贸区监管,已初步建立了一套特色报表和跨行业、跨市场的金融风险监测评估机制。下一步,要尽快完善与“宽进严管”相配套的监管制度,进一步健全自贸区金融风险防控体系,加强对重大风险的识别和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防范。
  据悉,目前,已经有一家澳门银行提出申请,在横琴片区筹建分行,广东方面正在按照“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模式,对其开展准入辅导。如果这家银行获批,将为今后该模式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提供一个标准样本,积累可复制的经验。
  加大消费者权益保护力度
  消费者满意不满意,是衡量金融服务质量的最高标准。近年来,违规私售、“存单变保单”事件频发,在消费者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同时,也给银行业自身带来较大声誉风险,一度成为舆论的“聚焦点”和信访投诉的“重灾区”,消费者饱受其害。为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广东银监局在辖内坚决推行全部银行机构实施高风险理财及代销产品销售“双录”(录音、录像),规范银行的销售行为,保障金融消费者的知情权、公平交易权和自主交易权。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2015年12月31日,辖内13163个银行网点全部启动“双录”,在全国实现了两个“最”,即最早实现网点产品全覆盖、铺设网点最多的省级银监局。“双录”实施以来,效果显著,实现了“两降一升”,即理财及代销业务误导销售的信访投诉同比下降56.25%,银行代理保险业务的平均退保率同比下降7.95%,银行理财、代销业务客户满意度较实施“双录”前上升7.52%。同时,“双录”并没有出现之前有些机构顾虑的影响销售的情况。2015年第四季度,全辖累计发行理财产品2.41万只,总募集金额达29595.48亿元,同比增长30.04%。实践证明,“双录”达到了教育与保护消费者并举的良好效果。
  同时,为有效打击猖獗多年的电信诈骗犯罪,2010年,广东银监局主动与公安部门联合,在全国率先建立了快速查询冻结机制,对于公安部门掌握证据的电信诈骗涉案账户,辖内银行机构在第一时间予以冻结,避免受害者资金损失进一步扩大。截至2015年12月末,辖内银行机构配合公安机关,通过直接劝阻汇款及协助拦截诈骗转账资金,成功为1506名消费者挽回了8317万元损失,切实维护了公众切身利益。广东银监局还与广东省公安厅等单位联合建立了网络查询冻结工作机制,目前已有28家银行实现了网络查询冻结情况功能。
  助力外贸稳增长
  作为全国外贸大省的广东,进出口总额占全国比重超过四分之一。近两年来,受全球贸易形势影响,广东的出口企业承压而行,外贸企业转型升级的要求迫切。广东银行业在帮助外向型企业、支持外贸稳增长方面,也有一些值得借鉴的做法。
  “对于广东传统的支柱型产业,如纺织、服装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引导银行业机构支持其由代工生产贸易向一般贸易转变,助力优化贸易结构。同时,支持优势外贸企业发展,鼓励辖内银行业在信贷审批、授信规模、绩效考核等方面突出向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和自主品牌、自主经营的本土企业倾斜。”王占峰说。
  东莞是广东外贸具有代表性的城市。从东莞的情况来看,2014年及2015年进出口分别录得5.8%与4.2%的增长速度,连续两年实现逆势飘红。东莞的外贸业绩与银行的支持密不可分,作为东莞市中小企业贷款金额和客户最多、支农力度最大的银行,东莞农商行行长刘晓东告诉记者,近年来,东莞农商行紧跟国家战略,调整经营重点,助力加工贸易型企业转型升级,并积累了一些做法。
  战略性新兴产业是经济转型发展的动力和源泉。近年来,东莞市规模以上先进制造业、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占比快速提高。特别是2015年发明专利申请量、授权量均增长60%以上,企业国家重点实验室实现零的突破。当年研发经费支出增长14.8%,占GDP比重2.3%,比上年提高0.17个百分点,增幅居广东省前列。东莞农商行紧跟形势发展,多渠道对接战略性新兴产业,优先安排信贷资源支持高端设备制造业、现代服务业和能源环保产业,降低科技创新企业的融资门槛。
  凭借机制创新,东莞农商行紧跟市场需求推动产品创新。针对小微企业轻资产的特点,创新推出“保证贷”、“流水贷”、“设备抵押贷”、“宅基贷”、“托管贷”、“机器贷”等创新信贷产品。东莞农商行仅2015年投向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贷款达148笔,授信金额超过12亿元,支持新兴产业的贷款余额超过66亿元。
  此外,在广东银监局的引领下,广东银行业千方百计降低中小外贸企业融资成本,在提高贷款可获得性和结算便利性上做了很多文章。
  一方面,引导辖内银行业不断创新产品、机制和服务,如积极发展跨境人民币业务,帮助企业规避结算及融资业务汇率风险;另一方面,在充分利用境外资金成本优势上下工夫。引导辖内银行业通过海外代付、内保外贷等方式,充分利用境外相对低成本资金,帮助企业合理降低融资成本。
  今年年初,在广东银监局开展的“千家小微企业”(含外贸企业)调研中,79.16%的样本企业认为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水平有所提高或明显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