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患欠费医生买单,道理何在?

  3月30日是国际医生节。今年的这一天,一张关于医生群体的图文,在朋友圈里刷屏,戳中很多人的泪点。本报昨日对此进行了报道。

  病患欠费医生买单,道理何在?

  这张图文背后讲述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宁波一家三甲医院产科医生在今年大年初一为一位高危 产妇 做了四小时手术,保住了大人和孩子,没想到得救的病人却在五天后不辞而别,留下两万多元欠款;按医院规定,整个科室医生不得不承担其中20%扣款处罚。

  医生救治高危产妇的工作令人感动,让医生自掏腰包支付患者欠费,却让人心情难以平复。医院本不应出台类似规定,不该由医生来掏这钱。术业有专攻,医生的职责就是救死扶伤,不应承担太多非业务职责。就说欠费这事情,医院里有专门后勤部门,也有一定防范机制,怎么防止病患逃费,出现问题后怎么解决,应该有一套应急机制。医生主观上不会有帮助病患逃费的故意,客观上对病人逃费也没有任何办法。

病患欠费医生买单,道理何在?

  再说具体怎么解决欠费问题。就这起事例而言,其背后折射了当下医疗保障制度仍存在欠缺的一面。估计这对夫妇并非恶意逃费,而是掏不出这笔钱。对此,医院或可按照《关于建立疾病应急救助制度的指导意见》等相关文件 精神 ,申请疾病应急救助基金补助。如果患者身份明确,有联系办法的,也可派人专门与其沟通,通过采取部分减免、分期付款等方式,让其缴纳欠费。这在国外是常见的做法。比如在有的国家,医院通常是先看病后收费,等患者出院后,医院才寄送账单过来。如果病人暂时无力承担的,可以申请减免或分期,乃至于申请政府补助。这体现的是治病救人优先的理念。国内建立的绿色通道和疾病应急救助制度,也是出于这样的人道主义考量。不过在具体实施过程中,仍须做好各方衔接工作,确保制度覆盖面和有效性。此外,还可通过投保制度来消化部分风险。当然,如果是病患纯属恶意欠费,医院还可向法院起诉,或将其列入信用黑名单等。这都是可以理解的措施。

  宁波这家三甲医院应属公立医院,具有非营利性质,应把治病救人放在首位。特别是对履行救死扶伤职责的医护人员,更不应规定其承担营利性任务。遗憾的是,国内不少医院都存在类似做法,把各种非职业要求的附加任务加诸医护人员头上。除了要催促病患缴费,承担部分病患欠费、逃费后果,有些医院还要求医生多开 药品 和检查项目,以增加医院收入。这既给病患造成沉重负担,也让医生身处 医患 矛盾的聚焦点。这些年来,各地医患纠纷时有发生,与上述现象不无关系。

  这家医院医生自掏腰包为病患缴纳欠费而毫无怨言,这是高风亮节。但无论医院还是相关主管部门,应设法从制度上解决相关问题,而不能把医疗成本和医患矛盾片面转移给医生。如果我们不能给医护群体提供坚实的制度保障,为他们提供职业安全与尊严的港湾,又如何能够从医护人员那里获得更好的医疗服务和生命健康保障?